您现在正在浏览: 主页 > 花鸟概况 > » 正文

墨韵留普陀功德彰千秋定海总兵蓝理普陀山题刻

发布时间: 2019-04-25 13:55  作者:plxszy   来源: 本站原创   浏览次数:
  在舟山的历史上,蓝理是一位颇具影响力的人物。蓝理生于清顺治四年(1647),他是清朝我国军事史上的重要人物,在平定藩乱、克复台湾、管理定海、重修普陀山、运营福建,推进社会调和与民生开展方面作出卓越奉献,被康熙称为“渠道首功”,御赐“勇壮简易,所向无前”牌坊一座,其生平事迹编录《清史稿》。浙江舟山和福建漳州两地至今还保留着蓝理的许多痕迹。浙江定海的蓝理总兵府、普陀山的蓝理功劳碑和题匾,福建漳浦的种玉堂、漳州浦头蓝理庙中至今保留着蓝理手书“江汉以濯”匾额......乃至传说为留念蓝理,台湾大众还因而将一座山和一个港口别离命名为“阿里(理)山”、“阿里(理)港”。 “勇壮简易”是康熙皇帝对他的客观点评。这句话,按如今的解说能够概括为“四个力”,简单说,“勇”字是英勇、决断的意思,代表气魄;“壮”字是一种体魄健旺的标志,代表实力;“简”字能够解说为化繁为简的才能,代表着智力;“易”字是一种改变与变通的才能,标志着生命的生机。
  
  提到蓝理与舟山的缘分,得从他担任定海总兵开端。康熙二十九年(1690),蓝理曾调任定海镇总兵。这一当,便是十三个年初。其时定海正是展复初期,海疆安定,然百废待兴。普陀山通过明朝迁界,倭寇、荷兰匪徒的抢掠,明末清初军事行动的损坏,及清初的“海禁”,寺院毁败非常凶猛。康熙二十八年(1689),康熙南巡嘉兴,召定海总兵黄大来护驾,得知普陀废状,赐金千两修正普陀寺院,颁诏康复舟山县一级行政建置,亲笔题了“定海山”三字,为舟山取名“定海”。并决定将南京明故宫九龙殿拆迁至普陀山建筑法雨寺。因为黄大来在第二年即病死于任内,康熙又特调蓝理来定海任总兵,处理普陀山修正事宜。
  
  重修普陀山,定海总兵蓝理走运请到潮音
  
  1690年,蓝理受命调镇定海,奉诏建复普陀山寺。蓝理到舟山接任定海总兵官后,当即巡察了普陀山。其时的普陀山,刚被郑成功从台湾赶出来的荷兰殖民者掠夺;之后,又通过长达二十年的“海禁”,佛地被抛弃,展复后的普陀山已变得改头换面。“补怛(即普陀)既遭兵燹,后直播迁,梵宫瓦砾悉成麋鹿之场(《南海普陀山志》)。 ”
  
  上山巡视后,蓝理见到全山都是断墙残垣,本来最有影响、最具规划的前后两寺也仅存残楼数楹,蓝理感到康熙赐予的这些黄金是难以修正的,一起他又忧虑自己缺少修正寺院常识。正在他束手无策之时,自幼削发普陀山旃檀庵的潮音和尚到普陀山省祖,有史籍记载:潮音在“清康熙二十九年(1690)七月回普陀省祖,适逢蓝理调镇定海,来山进香,见荆榛满地,叹无主席人才,合山缁素皆以潮音荐之。蓝理甚喜,即请住持普陀禅寺,山前忽有五鹿拱立,众认为吉利。 ”
  
  潮音和尚(1649~1698),俗姓俞,名通旭,上海松江人。自幼削发普陀山旃檀庵,被后人称为“普陀山中兴之祖”。早在清康熙六七年间,潮音即带领徒众,曾修正过宝陀(普济)寺旧殿,新建天王殿、大圆通殿等20余处。在普陀山留下了很好的口碑。
  
  其间,蓝理对潮音修普陀山的作业早有所闻,心里倍感敬仰。蓝抱负,若要修正普陀山非潮音莫属。
  
  之后,便力请潮音留下掌管山事,重兴观音道场。
  
  潮音品性淡泊,持戒甚严,看到蓝理总兵屡次盛邀自己来山掌管,又碍于普陀山的佛缘,便不好意思再推托,毕竟答应到普陀山掌管山事。
  
  其时,普陀山百废待兴,潮音和尚使命很重,既要司理修正寺院,还要战胜人手不足的现状。蓝理则从各方面给潮音鼎力相助。普陀山有史书记载:蓝理“捐巨资从福建运来大批巨木。平常常驻工地,谋划尽善。”钱不行,蓝理自己带头捐巨资,人手缺少,指令定海镇3营官兵轮番参加劳动,自己则更是事必躬亲,从头到尾地参加修正工程。只是几年时间,建筑了普济、法雨两寺,修正了积善庵、智度庵、报本堂、清凉庵、南天门等寺院。
  
  在建筑普陀山过程中,潮音和尚素日亲身傲米伐薪,补漏修残,凭仗其克勤克俭的风格,获得了普陀山众僧的感佩,也在全山赢得了声威。
  
  其修葺的寺庙考究巩固垂久,不求浮饰。后退居息耒院专注研讨梵学,写下了《潮音语录》《普陀列祖录》等作品。正是蓝理与潮音的这段合力修葺普陀山的阅历,使他们之间结下了友谊。后在普陀山任住持的潮音和尚出书《潮音语录》时,请蓝理为之题序,蓝理怅然许诺。清康熙年间出书《南海普陀山志》中记载了蓝理为《潮音语录》所作序文,盛赞潮音对中兴普陀山释教的效果。
  
  名人题刻今犹存:墨韵留香,泽被后人
  
  自潮音在普陀山掌管山过后,许多寺院逐步得以修正,普陀山香火日渐昌盛,也引来了越来越多的四方朝圣香客。
  
  在普陀山,咱们至今仍能够看到许多当年寺院修正后,山中住持请来许多名人题写的碑文铭文。蓝理也是其间之一。据相关史籍记载,从戎之后的蓝理,除了为朝廷建功立业外,文才也日渐了得,其文韬武略也日益受人慕名,且拿手书法。
  
  任定海总兵期间,他除奉康熙命帮忙大修普陀山外,还亲身为法雨寺撰写了《重兴普陀法雨寺圆通殿疏》,并为多处寺院题写了额匾。比方,为普陀山的积善庵题写了庵额,民国《普陀洛迦新志》卷五《梵刹·积善庵》有关蓝理记载:
  
  “积善庵在象王峰天篦石下。明万历间僧应空创,性宝、普镜重修。清康熙间,孙心修(为普济寺副寺,恪诚醇朴,总兵蓝理器重之)劈廊庑,总兵蓝理题额。乾隆间,法雨寺住持仁芳重建。光绪间,双泉庵伪行冡接法接受。民国二年,徒愿孝又大修之。 ”
  
  蓝理为普陀山“智度庵”题写“寄静”,清康熙《南海普陀山志》卷九《精蓝·智度庵》条有关蓝理记载:“智度庵,在大智塔右,僧如心创,元吉重建。吉常执事两寺后止息于斯。总戎蓝公颜其室曰‘寄静’”。
  
  蓝理为普陀山“报本堂”题写了“四世中兴”额,民国《普陀洛迦新志》卷五《梵刹·报本堂》有关蓝理的记载:“报本堂在承恩堂间壁,即西本门献祖祠,创者未详。清十节孙通旭(即潮音和尚)住持前寺之八年(康熙三十六年)集本支改创祠楼二间。派僧广孝相继世守。总兵蓝理额曰:‘四世中兴’(自普贤,历本空、寂庵至通旭,凡四世)。光绪间,释定增建殿楼及东西寮。宣统二年,徒莹照又建筑,台太同知梁某求子得验,题额曰‘锡我石麟’”。
  
  蓝理为普陀山“清凉庵”题写“木石居”,民国《普陀洛迦新志》卷五《梵刹·清涼庵》有关蓝理的记载:“清凉庵在象王身清凉冈天篦石上。明万历间僧真满建。清八世孙通溟同孙源长重修。总兵蓝理题额曰“木石居”。光绪间,僧定性接法接受,又建筑之。 ”
  
  时年时日,蓝理欣闻普陀山的南天门得以修正结束,特意登临普陀山观察,随后书“山海大观”勒石于南天门。蓝理兴致甚高,回来后又亲作《登南天门题山海大观于石上有赋》诗一首:
  
  “东西门既列,午阙可无开。海不扬波地,山偏尽日雷。钟鸣刁斗静,帆动象电来。何须燕然石,始称汉将才”。
  
  康熙三十七年(1789年),蓝理又延聘慈溪名士裘琏来普陀山重修《南海普陀山志》12卷,并亲身作序。
  
  清康熙《南海普陀山志》蓝理序:
  
  洛迦,海外名山也,为普门大士亲指道场。自梁迄今千数百年,其间荣枯屡矣,莫盛于南宋,有元及明万历。以余观之,其废也,莫不有由;其兴也,莫不有自。主圣臣贤,绩熙务举,所以海宇清宴,民物康阜,则闲以其暇,新梵宫而究竺典,此亦上下平和,优游无事之一证也;而否则者,寇盗充满,家室愁咨,乖风沴气,鼓扇尘寰,则虽有释教,且无所施,此古今之大较矣。补陀(即普陀)旧寺,遭故明之末鲸氛俶扰,岛屿雾迷。先 皇帝赫焉盛怒,而澄清之。不多,转徙内地。所以朱宫绀阙,荡为冷烟北风者,且二十年。我皇上文德覃被,圣武布昭,土宇归章,尽域中而截海外,响者棘虚之地,莫不含哺击壤于其间。二十八年,翠华南幸。因故元戎黄公乘间奏当地事宜,遂遣员赐帑,再造梵宇。而普陀、镇海,玉毫重现矣。下一年,黄公以疾没于官,余叨奉特简,自宣移镇兹土。凡黄公未竟之绪,余遂不获辞。所以宣一人之盛德,鼎三宝之巍宫。惟巨惟细,悉理悉张。龙象满山,鼓钟震谷,莫不庆海不扬波,而祝皇帝万寿也。猗欤盛哉?余既达观其成,岁时期汛,简徒扬帆,登临其上,辄为吾民加额泰平。并且觉苞桑彻土,一无所施也。戊寅中秋,山僧以志事来,请余为之代延名士,铺张扬厉,宣扬休明。己卯春,六龙复南狩。两寺主僧,迎銮谢恩,荷天颜高兴,温旨沉着,随颁御额,再赐帑金。且遣中使爬山,给运黄瓦,敕住持速完未竣之工。赐命重三,诚为异数。维时《志》虽成而没有梓也,所以补辑成编,丐言弁首,余何言哉?旋转乾坤,敉宁世界者,圣皇帝德也;黼黻鸿猷,翼赞盛化者,贤宰相百执事力也。阐扬道声慈味,俾上觉慈尊,潜孚默佑于冥冥中者,诸上人职也。余何言矣哉?拆阅志文,彬彬郁郁,大雅不群,世不乏知言者,而余或受知人之明,则余所窃幸者尔,是为序。康熙辛巳岁二月。
  
  蓝理在定海镇总兵任内,除帮忙定海知县缪燧一起管理社会环境,使定海“居民安堵”外,还在定海街头捐建了天后宫和八闽会馆,为旅定闽商供给了种种便当条件,为开展定海的商业作出了活跃的奉献。今后,他又购民田三十八亩七分为明末殉难者岁时祭祀之资,得到公民称誉。
  
  1703年,即康熙四十二年,蓝理调任天津总兵官。因为蓝理对普陀山修正作业的巨大奉献,他脱离时普陀山和尚及民众在多方款留不住的情况下,就要他留下一点物品作为留念。所以,蓝理留下了一件铠甲和一把钢刀。《普陀山揽胜》有关于蓝理的记载:“普济寺庆云楼西、法雨寺天王殿侧,康熙年间都建有蓝公祠,建念为复兴普陀山作出奉献的舟山总兵蓝理,故又名‘护法堂’,堂内塑有蓝理坐像,头戴铜盔,身著铁甲,深眉大口,非常威武。 ”
  
  普陀山和尚们还特意在法雨寺建起了留衣堂,把铠甲和钢刀供奉起来。一起,建立了蓝公生祠。《普陀洛迦山志》关于蓝理记叙:“康熙四十年调离定海,留下钢盔佩刀作留念,山僧建留衣堂贮之,并在前、后二寺建蓝公生祠,后改蓝公祠”。